Welcome to Ausgelassen Art Academy

Ausgelassen, which means passionate and hilarious in German, features the dream of the company to bring you the utmost joy and excitement of harmonica music.

Vision

To establish harmonica as a respected instrument in the classical field.

Mission

Founded in Hong Kong in 2007, the company aims at offering quality and systematic harmonica music education to our customers of different nationalities.

Recent Facebook Posts

Facebook Posts

Ausgelassen Art Academy shared 訊報's post.
Ausgelassen Art Academy

「世界級」音樂會朝聖感受各異
「本地薑」齊祝捷慶賀喜見新苗
      評藝人語 □ 周凡夫

  先後於四天(11月23日至26日)在香港文化中心與香港大會堂兩個香港旗艦級音樂廳聽了三場堪稱「世界級」的音樂會,其中兩晚分別由來自意大利具有深厚傳統的羅馬聖切契利亞管弦樂團(23日),與兩年前已慶祝成立五十周年來自匈牙利的高大宜弦樂四重奏(Kodaly Quartet)(26日)擔綱演出,都是在國際樂壇上具有不墮聲名與地位的世界級名團,兩場演出自然會讓很多人期待,這兩個團的共通點是都具有悠久的歷史。「聖切契利亞」成軍於1908年,今年剛是110年的慶典年,高大宜則於1966年成立,至今已超過半個世紀,兩個樂團過往都錄製有大量錄音,這些錄音自然成為兩個樂團在國際間打出名堂,建立名聲很重要的「武器」。

  就錄音而言,兩個樂團仍能一直保持著「傳統」的風格,不會「加油添醋」,不會過份誇張炫技,特別是處理古典樂派的作品,不會為迎合潮流而將樂曲變身為浪漫樂派。更巧合的是「聖切契利亞」第一場全俄羅斯作品,所聽第二場則是貝多芬寫於1800至1808年間的三首樂曲;而「高大宜」所奏三首弦樂四重奏,則全是維也納樂派,奠下弦樂四重奏這種型式的海頓、莫扎特和貝多芬的樂曲。於是在這兩場世界級樂團,聽的都是誕生於維也納,1784年至1808年間的音樂,但卻都是來自非德奧地區的樂團演出,亦可說是很湊巧的事。

追求「美聲」精準平衡

  很明顯地,這兩個「維也納以外」的樂團,都具有相同的「老派」特質,每一個樂句、每一個和弦,都追求精準平衡,在帕帕諾爵士(Sir A. Pappano)棒下的「聖切契利亞」演奏的「貝二」和「貝五」兩首交響曲,是完全在十足掌控下的規範式演奏。儘管「貝二」和「貝五」可視之為「古典」和「浪漫」兩個不同時期(風格)的音樂,但那畢竟亦祇是相差前後,祇有六年(1802和1808年)的作品;當晚的「貝五」處理,也就顯得較為自制,最明顯的是第三樂章進入四樂章時的爆發性和弦,便沒有「放任」所帶來的激情,仍是採用層層推進,直到結束前的大凱旋高潮時才「發力」,將樂曲推上全晚的最強音來結束。但雖如此,那種最強音仍然是很有可控性的,仍是很有制約性的。

  至於去年剛與柏林愛樂樂團來過香港的韓國青年鋼琴家趙成珍(24歲),他今回與「聖切契利亞」合作演奏貝多芬第三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樂團悠長的引子後,趙成珍奏出來的鋼琴聲音,即讓人有「耳前一亮」的感覺,那種「亮」並非奪目光彩,而是圓潤明亮卻不過份的音色,這種聽來並無刻意雕琢,但卻充滿美感的樂音,在慢板的第二樂章的華彩樂段,仍然保持。聽眾聽到的,便是明麗的美聲;快速的跑句,就更是「珠走玉盤」的典範寫照。映照之下,便不難見出「聖切契利亞」的貝多芬交響曲也好、協奏曲也好,同樣在追求有如意大利歌劇美聲唱法(Bel Canto)的「美聲」效果。這其實亦正是古典甚至早期浪漫時期講求平衡、均衡美感的風格,當然,「美」的標準與要求,仍總會隨著時代而變化,就帕帕諾和他指揮的「聖切契利亞」而言,這種美聲要展示的更是較為內歛的詩情,多於外在的感染激情,這相信亦會是有好些「朝聖者」未能有滿足感的原因。

美學根循傳統做法

  此外,還值得一談的是樂團的樂器擺位,可以說仍堅持「老派」方式,現時採用的樂團已不多,那不僅是將第一、二提琴分置指揮左右,大提琴在指揮的左前方,低音提琴則在左後排,當晚唯一的打擊樂器定音鼓,亦非置於中後,而是偏於右側;「貝五」的法國號與長號、小號則分置後邊的右側與左側,從樂團的宣傳照片可以印證,這亦是樂團在羅馬「基地」演出時的擺位方式,搬到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以當晚筆者在堂座略有點右傾的座位位置聽來,定音鼓便時有「突出」感覺,這相信與場地關係較大。

  同樣地,高大宜四重奏的表現,除了在美學上仍根循著傳統的做法,亦和場地有點關係。弦樂四重奏的形式安排在大會堂音樂廳超過一千座位的空間演奏,儘管場館的音響傳聲效果敏銳,但較後座位,聽來音量仍難免會消減了。奈何如改到四百多座位的劇院,感覺親密了,但音色卻難免受影響;加上四百多座位祇演一場,又難滿足「市場要求」,這其實早已是香港樂壇存在的「兩難問題」。不過,這次「高大宜」的「老派」風格演奏,海頓的G大調作品77,四個樂章都有不同的特點,首樂章的輕巧和跳弓,慢板大提琴主導的優美,都是預期的,但急板的第三樂章小步舞,和終曲,仍然奏得頗有節奏性,並無澎湃的激情,全曲也就保持著宮廷式的,自制性的活力風格。

  接著莫扎特的降B大調第十七K.458《狩獵》的動力感和張力感相對加強了,尤其是終章那種開心快樂的歡樂性,很典型的莫扎特式樂音,但奏來還是很平衡的美聲追求;下半場貝多芬的E小調作品59之第二首《拉祖莫夫斯基》, 這種「美聲」均衡的處理沒變,但四個樂章的對比性已較強,首尾兩個樂章奏出了激情,終章更有點戲劇性,第二樂章慢板,更是將弦樂器的柔美奏出了極致,全曲基本上保持著均衡的美學風格。

  然而,不太明白的是四位弦樂手追求四重奏有如一體的美學風格,在服飾上沒有採用傳統標準的演出服,那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四位弦樂手的演出服飾,除了都是黑皮鞋、黑長褲外,上衣都各有不同,一提和大提琴手雖然都是黑色上衣,但一提的衣袖卻有繡上袖口紋飾,二提的衣領和紐扣紐門剪裁更不一樣,中提琴手的上衣在燈光下所見則淡綠色,演出服的明顯差異,應不會影響音樂的演出質素,但那卻會令人有並不認真的形象呢!

世界級口琴祝捷會

  至於由香港口琴協會主辦的祝捷音樂會(11月25日)下午三時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出的雖然全是「本地薑」,而且還是不少人眼中的玩具樂器口琴,但卻絕對是貨真價實的「世界級音樂會」,原因是演出的團體和演出者,都是今年夏天在北京舉行的第十二屆亞太口琴節(8月4日至7日),和在首爾(8月3日至5日)的獲獎者,在前一比賽香港拿下九冠、八亞、十三季共三十個獎項的破紀錄成績,在後者則贏得六冠、六亞、三季及最高榮譽的首爾市長獎等十六個獎項,確是成績驕人。難怪爭取得康文署的支持,祝捷音樂會毋須像往年那樣要到隔年才能舉行了。

  話說回來,毋須聲明亦應知道,這次在兩項國際性比賽中的獲獎者,應該並非全是香港口琴協會的會員,同時,在一場兩個多小時的音樂會中亦不可能安排合共四十六項獲獎者(團體)登台演出。儘管如此,當日音樂會的節目設計亦很有邏輯,不僅呈現了現今香港口琴界在獨奏、重奏和口琴樂隊等各方面的高水平,還很清楚地讓觀眾眼見、耳聽得到年青一代的承傳,實力水平之高,大有青出於藍之勢!

  音樂會以香港口琴協會聖雅各少年口琴樂團開場,演奏薩拉薩蒂的《流浪者之歌》,李尚澄改編的版本,除了各聲部的口琴,還加上美樂笛,將這首小提琴曲的色彩和效果變得更為豐富。讓人驚訝的是,大約三十人的陣容,不少都是小女孩、小男孩,但音樂的成熟度,卻超乎想像。

  隨後上半場的六個節目,獨奏與二重奏各半,全都可說具有世界級的演奏表現外,三位獨奏者黃浚宇、鍾穎昕、葉梓翀都已是身經百戰(賽)的「中新代」,但三組二重奏,則幾全是「新生代」的成員,剛唸完中學的文盈璋與蔡頌恩,將海頓的降B大調小提琴二重奏改用口琴來演奏,仍能奏出海頓音樂的風格,尤為難得。楊浚賢和陳子允這雙被司儀調侃誤為情侶的組合,在鋼琴伴奏下,演奏了匈牙利作曲家杜善勒(F. Doppler)所寫的行板與迴旋曲作品25,奏來精準明快,滿有清勁活力,較長笛原曲的效果不遑多讓,改編者亦是楊浚賢,功力可不少呢。

  上半場壓軸的《藍色狂想曲》演出形式堪稱獨特,開始祇有鄧敬業出場,在羅瑋庭的鋼琴伴奏下,奏了第一段便自舞台左邊退場,交由自舞台右邊出場的唐煒惇接奏第二段,奏完退場,鄧敬業自左邊再進場接奏第三段,最後唐煒惇自右邊按著音樂的節奏再度進場,與鄧敬業齊奏出尾聲結束,贏得熱烈的掌聲,非在於這種其實是獨奏的二重奏形式,而在於兩人年紀都很小,鄧敬業更祇有九歲!然而奏來無論是技巧的發揮,還是音樂表達的成熟程度,都可謂是「光芒四射」,難以置信小小年紀便有這種技術上和藝術上的能耐!

  下半場則由五個口琴組合登場,組合各不同,但選奏上基本上都是歐洲各國源自民族民間音樂的作品。五男組合的Redbricks演奏塞爾維亞作曲家布雷戈維奇(G. Bregovic)所寫的《巴爾幹組曲》,五把口琴從緩慢的引子開始,很快便進入快速節奏的舞曲,經過擴音的口琴顫音,還加上「嘆息聲」、「口技聲」堪稱音效變化豐富,接著上場的英皇書院同學會小學口琴隊十男三女的小學生組合,演奏安奈斯可的名曲《羅馬尼亞狂想曲》,竟能奏出不俗的「狂想」風味。緊接著的「眾樂樂」三男五女的「銀髮族」組合,演奏萊庫納(E. Lecuona)充滿西班牙民族音樂節奏與色彩的《馬拉圭尼亞》,那是改編自鋼琴曲的音樂,改為口琴曲後,中間還加入敲擊樂,同樣意想不到幾位長者在音樂中仿似回到青春歲月,奏出了活力感的音樂來。

  已有十多年歷史的歷奇口琴隊,以十三人的組合演奏了穆迪(J. Moody)所寫的經典名曲《西班牙幻想曲》口琴五重奏版本,慢速的中段對照出前後兩段快速的舞曲外,其中由首席獨奏的華彩段落,更發揮了半音階口琴的獨特色彩,這首樂曲亦將音樂會帶入最後的高潮節目,由香港口琴協會會長關文豪帶領四十多人的協會樂團演奏壓軸一組三首樂曲,除了希臘作曲家斯卡爾科塔斯(N. Skalkottas)所作的兩首希臘舞曲,抒情而舞曲節奏不明顯的《阿卡迪亞舞曲》(Arkadikos),和急促節奏的《格拉夫第舞曲》(Kleftikos),各方矚目的重點樂曲卻仍是香港作曲家聯會主席梅廣釗特別為這次祝捷音樂會創作的新曲《琴韻傲飛揚》的世界首演。演奏該曲之前,作為司儀的李嘉盈(另一位司儀是樂團成員之一的駱英棋),將作曲家在場刊上所寫的簡介﹕「我抬頭看看那彩雲邊的光環,左右直貫雲霄;迎頭清風,呼嘯清新的空氣,隨著樂音的翅膀,飛越無邊…就是這個,是《琴韻傲飛揚》的情懷……它不是意景,卻是乘著一點微風飛舞的灑脫!」作曲家很成功地在這首長約六分鐘的樂曲中,於口琴樂隊中加入大提琴、低音提琴,還用上美樂笛、鋼琴,兩位敲擊樂手,和一把琵琶,大大增強了音樂音響的表現力,營造出他「抬頭看看…….」之後的意象與境貌,而最重要的是,樂團亦奏出了樂曲標題中的關鍵字「傲」的精神面貌,

  為這場祝捷音樂會高聲叫出「Cheer」的聲音,這些歡呼聲中應包括為將要承傳繼續將香港口琴藝術傳統發展下去的年青小將!

☆ 口琴祝捷音樂會香港口琴協會口琴樂隊世界首演梅廣釗《琴韻傲飛揚》後與作曲家一齊謝幕_香港口琴協會提供
☆ 高大宜弦樂四重奏(Kodaly Quartet)在香港大會堂的演出場面_LCSD CP Section提供
... See MoreSee Less

2 days ago  ·  

View on Facebook
Ausgelassen Art Academy shared 香港口琴協會 Hong Kong Harmonica Association's photo.
Ausgelassen Art Academy

Nov 25, 18 ... See MoreSee Less

2 days ago  ·  

View on Facebook